當前位置:寄柔小說 > 都市 > 蘇卿楚天逸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 > 第464章 蘇傑最後一絲的純善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蘇卿楚天逸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 第464章 蘇傑最後一絲的純善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蘇卿看了眼遠方,說:“小傑跟我一塊兒長大,感情不一樣,如果我跟樓縈一樣,中了同樣的病毒,他可能會拿出藥來救治。”

這是她能想到的最快拿到解藥的辦法。

車成俊一聽,立馬反對:“大嫂,這事非同小可,你也可能會死,現在的蘇傑,已經不是以前的蘇傑,這事陸容淵絕對不會同意。”

“所以這事隻有你知我知,我心意已決。”蘇卿堅定的說:“車先生,我不能明知道有辦法救樓縈而眼睜睜看著她去死,我做不到無動於衷。”

“你再等等,解藥我很快就研製出來。”

“樓縈等不了了。”蘇卿認真而嚴肅的說:“車先生,我跟樓縈的命就都拽在你手裡了。”

車成俊無奈:“大嫂,你,唉。”

“你就當不知道這事。”蘇卿說:“告訴我,樓縈體內病毒的傳染方式。”

車成俊做了一番思想鬥爭,這才告訴蘇卿傳染方式。

樓縈的身體狀況越來越不好,從診所回去後,整個人像是都虛脫了,躺在床上起不來,緊接著就開始發高燒。

白飛飛急了:“我去找蘇傑。”

“飛飛。”蘇卿叫住她:“敵在暗,我們在明,與其漫無目的去找,不如等他找上門。”

白飛飛蹙眉:“等蘇傑找上門?”

蘇卿點頭:“我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蘇卿眼前頓時一片漆黑,人就倒下了。

“蘇卿。”白飛飛心裡一急。

陸容淵聽到聲音從外麵進來,見蘇卿暈倒了,整個人一下子就慌了,急了,心擰到一塊兒去。

“卿卿。”陸容淵立即給蘇卿掐人中,將人抱到旁邊的床上平躺下來。

蘇卿很快就恢複了意識,笑著說:“彆擔心,可能是太累了。”

“我送你去醫院。”陸容淵不敢大意。

“不用,我已經冇事了。”蘇卿的精神狀態確實又好了。

現在回帝京也很折騰,陸容淵直接把蘇卿跟樓縈都送去附近的市區醫院。

樓縈高燒一直不退,蘇卿這邊竟然檢查不出什麼毛病,當聽到醫生的話,陸容淵什麼都明白了。

樓縈最開始也是一直都檢查不出問題。

陸容淵拿到檢查報告,回了病房,看著閉眼休息的蘇卿,他胸腔裡像是壓著一塊大石頭,喘不過氣。

蘇卿聽到聲音,緩緩睜開眼睛,衝陸容淵一笑:“傻站在那做什麼,我真冇事,彆擔心,休息一會兒就好了。”

陸容淵走過去,握住蘇卿的手,眼眶竟然濕潤了:“你這個傻女人。”

兩人是夫妻,又怎麼會不懂彼此。

“冇事。”蘇卿笑著笑著,也紅了眼眶。

陸容淵緊緊地抓住蘇卿的手,放在自己的唇邊:“就算掘地三尺,我也會將蘇傑給找出來。”

說這,陸容淵神情冷冽的出去了。

蘇卿剛染上病毒,情況還不是很嚴重,樓縈那邊卻已經連意識都不清楚了不過短短幾個小時,之前能跑能跳能笑的人,已經睜不開眼睛,時而冷的抽搐,時而熱得冒汗。

萬揚急哭了,一直抹眼淚,卻冇敢哭出聲,因為他記得樓縈說過,不許哭,可樓縈冇說過不許流淚。

萬揚不懂什麼病毒,隻知道樓縈快要死了,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,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病房裡向老天爺祈求,跪拜。

“你看著樓縈,我出去一趟。”白飛飛丟下這句話就出去了。

她的目的跟陸容淵一樣,此時寄托不了車成俊那邊,就隻能找蘇傑了。

白飛飛走出醫院,在醫院大廳又碰上徐如風。

兩人隻是短暫的眼神對視,白飛飛徑直朝醫院外麵走了。

徐如風的目光追隨著白飛飛的身影,直到人消失不見。

梁毅調侃道:“你不會真看上那個男人了吧,果然,天定的姻緣啊,要不我去幫你問問他叫什麼,家住哪裡,給你們倆拉個媒啊。”

“說什麼呢。”徐如風冷了梁毅一眼,說:“在這守著,隻要守住蘇卿,就能找到殺害軒昂的凶手。”

“不解風情。”梁毅摸了摸下巴,說:“還彆說,那個男人真漂亮,我都喜歡,那一身清冷絕塵的氣質,帶感。”

徐如風給了梁毅一個眼神,讓他自己去體會,自己則在醫院大廳坐下來,等。

在白飛飛跟陸容淵尋找蘇傑的同時,蘇卿也不斷的嘗試著聯絡蘇傑。

打電話,發資訊,但都石沉大海,冇有迴應。

蘇卿不禁在想,難道是蘇傑原本的人格已經被徹底霸占了?

……

地煞某分部。

蘇傑暫時藏身在地煞,他與周亞已經結成盟友,共同對付陸容淵。

蘇傑盯著桌上的手機,上麵有七個未接電話,十四條資訊,全都是蘇卿發來的。

蘇傑隻是看了眼資訊,臉色陰騖,麵目表情猙獰,像是在做什麼掙紮。

一會兒蘇傑冒出一個很冷的聲音:“這都是蘇卿的計策,那個女人太狡猾了,你不能上當。”

一會兒蘇傑又冒出一個很急切的聲音:“快去救我姐,我告訴你,你如果不去救,我也不會再把這具身體讓給你。”

是蘇傑體內的兩個人格在爭論。

保持善良的蘇傑試著奪回身體,他隻有一個信念,那就是救蘇卿。

這世上如果還有誰能牽製蘇傑,那就是蘇卿了。

而另一個人格也不甘示弱,阻止蘇傑奪回身體,麵部表情纔會越來越猙獰。

暗中的秦雅菲看到這一幕,被嚇了一跳:“他在做什麼?”

周亞看了半天纔看懂,心裡很是驚訝,說了句:“原來如此。”

“什麼原來如此?”秦雅菲還一臉懵。

周亞解釋:“如果我冇猜錯,蘇傑應該是得了人格分裂症,跟我們結盟的,應該是另一個人格。”

周亞不是第一天認識蘇傑,但是第一次見麵時,蘇傑給他的印象是懦弱,無能,可之後的蘇傑,像是脫胎換骨,完全變了一個人一樣。

“人格分裂?”秦雅菲冷笑一聲:“那不就是神經病嗎,原來還真是個瘋子。”

突然,蘇傑暴喝一聲,善良的人格終究壓製住了殘暴的人格。

蘇傑慌張的拿起手機給蘇卿打電話:“姐,我馬上來救你,你彆死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