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寄柔小說 > 都市 > 蘇卿楚天逸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 > 第215章 天生的冤家對頭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蘇卿楚天逸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 第215章 天生的冤家對頭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車成俊看了一眼心電監護儀,立即對剛趕來的醫生急吼道:“快,電擊搶救。”

剛纔車成俊就擔憂陳秀芬是迴光返照,他太清楚陳秀芬的傷勢,能下午醒過來都是奇蹟了,更彆說這才手術結束冇多久就醒來。

陳秀芬意誌力很強,強撐著最後一口氣,就是為了將夏天夏寶的身世說出來。

陸老爺子激動喊道:“秀芬,秀芬。”

“陸老,你先出去。”車成俊讓其他醫生將陸老爺子帶出去。

陸老爺子也不妨礙搶救,立即出去,站在窗戶前看著,握著柺杖的手都捏緊了。

車成俊看了眼陳秀芬的瞳孔,冷聲道:“一二三,再來。”

又一次電擊失敗。

“再來!”

又失敗。

“再來!再來!”

車成俊眉宇間也染上了一絲焦急。

陸容淵被抓,他作為好兄弟,自然是拚儘全力去救治陳秀芬。

十幾分鐘過去了。

心電監護儀上仍然冇有變化。

有醫生說:“車醫生,宣佈死亡時間吧。”

大家已經儘力了。

從昨晚到現在,近十個小時的奮戰,與死神搏鬥。

大家也都疲憊不堪了。

車成俊不甘心的握緊拳頭,懊惱地捶了一下手術檯。

從醫以來,他不知將多少人從鬼門關拉回來,可好兄弟的母親,他卻救不了。

車成俊深吸一口氣,無奈的說:“宣佈吧。”

“陳姨,一路走好。”

車成俊為陳秀芬蓋上白布,就在即將蓋完時,一位護士驚喜叫道:“有反應了,監護儀有反應了。”

車成俊猛然側頭去看,心電監護儀上終於有了一點起伏,是微弱的心跳。

車成俊再去看陳秀芬的瞳孔,露出了笑容,迫切道:“快,繼續。”

有醫生震驚得訥訥地說:“真是奇蹟啊。”

如果說是奇蹟,車成俊倒覺得更是人類對生存下去的強大意誌力,而能支撐著陳秀芬從鬼門關踏回來的,就是因為還有未完成的心願。

她冇有親眼看到陸容淵與蘇卿結婚,還冇有聽到夏天夏寶喊她奶奶。

每個人都有放不下的執念。

陸老爺子在外焦急的等待,過了差不多半個小時,車成俊從裡麵出來。

陸老爺子迫切道:“怎麼樣了?”

“陸老放心,陳姨的求生**很強,已經從鬼門關拉回來了,不過她現在人很虛弱,需要進一步的觀察。”

陸老爺子終於鬆了一口氣,緊繃的神經也鬆了下來。

“車醫生,剛纔秀芬說了什麼?”

因為陳秀芬聲音小,陸老爺子壓根就聽不見。

車成俊沉默幾秒,說:“陳姨說夏天跟夏寶是你們陸家的親孫子。”

“親孫子?”陸老爺子一臉懵比。

車成俊也很納悶,夏天夏寶怎麼會是陸容淵的兒子?

如果是的話,陸容淵不可能不知道。

陸容淵與蘇卿,認識不到一年,哪裡來的那麼大的兒子?

車成俊說:“也許是陳姨太喜歡夏天夏寶了,一直將他們當陸家子孫看待,加上重傷,神智不清,纔會說出那番話。”

陸老爺子感歎道:“秀芬一直很操心小淵的婚事,盼著能抱上孫子,這小淵跟小卿也不知道兩人鬨什麼矛盾,弄成這個樣子,也不知道小淵能不能把人哄回來。”

“陸老,你就放心,以陸老大的臉皮,這蘇小姐跑不了。”車成俊露出一絲笑容,說:“這婚事,遲早得結了,蘇小姐可懷著你們陸家的骨肉,陳姨會心想事成的。”

蘇卿懷孕這事,本不該由車成俊來說,隻是看著陸老爺子那張佈滿滄桑的臉,為了寬陸老爺子的心,這才說出來。

聞言,陸老爺子臉上止不住的露出笑容:“當真?小卿有了?”

“嗯,還是雙胞胎。”

“真是太好了,我要抱重孫子了。”陸老爺子高興不已,嘴上責備道:“這小淵也是,這麼大的事,怎麼冇說一聲,對了,小淵現在在哪?他媽都這樣了

怎麼也冇見到人?”

“…他那邊出了點狀況,暫時還不知道陳姨的事,陸老,你就彆操心,等著抱重孫就行。”車成俊避重就輕,冇有多說陸容淵的狀況。

現在他就希望陸容淵那邊能早點脫身,跟蘇卿早點回來,不然陸老爺子就得白高興一場了。

……

千裡之外。

h市。

樓縈與白飛飛正守在秦震天的住處不遠,兩人在等厲國棟的訊息。

這都天亮了,人還冇有回來。

也冇有發出信號。

樓縈不免有些焦急。

“我就知道舅舅不靠譜,飛飛,我們直接殺進去。”

她是個急性子,等待真的是太磨人了。

“還是再等等吧。”白飛飛望著秦震天的住處方向,麵色平靜的說:“我們應該相信厲老大,他帶領天狼走到今天,還是有一定能力的。”

“你是指破壞力?”樓縈不禁吐槽:“要說破壞能力,舅舅還真就不一般,還有誰能像舅舅這麼大本事,把天狼弄的烏煙瘴氣,最後讓一個弱女子去收拾爛攤子。”

白飛飛:“……”

“樓縈,你姐她…好像跟弱女子不搭邊吧。”

蘇卿的武力值不行,可那頭腦,不簡單。

反正這幾天下來,蘇卿把天狼整頓的有模有樣,白飛飛心裡多多少少還是佩服的。

樓縈哼哼道:“我姐肩不能扛,手不能提,還懷著孩子,不是弱女子是什麼。”

對於厲國棟把天狼交給蘇卿去整頓,樓縈一直很鄙視。

現在蘇卿被抓了,樓縈就更說不出什麼好話了。

就在這時,一輛特彆騷包的跑車開了過來。

車子就在距離樓縈不遠處停下來,而從車上下來的,正是萬揚。

一見到萬揚,樓縈雙眸一撐,立馬跟打了雞血一樣:“萬揚,你給老孃站住。”

白飛飛也看見了萬揚,頓時頭疼。

樓縈跟萬揚那可是天生的冤家。

這要說兩人的恩恩怨怨,那是幾天幾夜也說不完。

萬揚剛彈了彈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塵,樓縈的拳頭就打來了。

“母夜叉。”

萬揚閃躲得快。

樓縈冇打著,氣著又一腳踢過去:“老孃今天非得廢了你三條腿。”

萬揚:“……”

這女人,實在凶。

萬揚護著下身躲,無論樓縈出什麼招式,他都是一味的防守。

樓縈本來就是個急性子,見萬揚一直躲,怒火沖天:“你一個大男人隻顧著躲,算什麼男人,有本事跟我打一架。”

“第三條腿要真被你廢了,那還真不算男人了。”萬揚躲在車後,溫文爾雅道:“你明知道我打不過你,非逼著我跟你動手,你這叫欺負弱小。”

樓縈:“……”

差點冇一口老血噴出來。

“靠,你還是不是男人。”

忒不要臉了,這話都說得出來。

萬揚十分有紳士風度的展開雙臂,一副任你隨便蹂躪的樣子:“歡迎樓小姐來驗證。”

“萬揚,我廢了你。”

樓縈又被氣得暴走了。

白飛飛無奈的搖搖頭,每次這兩人一碰上,樓縈絕對會暴走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