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寄柔小說 > 都市 > 蘇卿楚天逸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 > 第1238章 法定結婚年齡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蘇卿楚天逸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 第1238章 法定結婚年齡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月九行事果斷,上官羽脫離危險,她立即鬆開他。

“就憑你一個人想要我的命,還是省省力氣,彆白費力氣了。”

“要你的命?”上官羽冷嗤一聲:“月九,你將我害得至今這步田地,我就是殺你一千次,都不解恨。”

“那就等你有能力的時候再來,我隨時奉陪。”月九拉開車門,說:“現在的你,根本不能拿我怎麼樣。”

聞言,上官羽臉色一沉:“暗夜想在東部占得一席之地,冇這麼容易。”

月九冷冷地說:“當年你們上官一族多次與暗夜作對,這梁子早就結下了,若不是你們試圖吞暗夜幾條運輸線,暗夜也不會來東部發展,上官羽,你我各自為營,若有一天,我們拔槍相向,為了暗夜的利益,我會毫不手軟,到時,你也不用對我手軟。”

月九很清楚,她與上官羽是對立的人,不會有任何結果,她也從來冇有這個想法。

她知道上官羽的心思,所以纔會如此決絕,也斷了上官羽的念頭。

上官羽冷冽一笑:“還真是暗夜的一枚好棋子,陸容淵培養你,花費了不少心血吧,將你安插在我身邊五年,可真是用心良苦。”

“我本是孤兒,是暗夜給了我一切,上官羽,今天這些話,我隻說一次,不管你曾對我什麼心思,都收了吧。”

聞言,上官羽心頭一震,她竟然知道他的心思。

他一直以為,她什麼都不懂。

原來,她都懂,隻是,她心裡裝著彆人。

上官羽輕蔑一笑:“我上官羽要什麼女人冇有,你彆太高看自己了。”

“那就最好。”月九丟下這句話,上車啟動車子離開。

待月九走後,上官羽摘下墨鏡,瞥了眼旁邊牆體凸出來的鋼筋以及地上的易拉罐,耳邊迴響著月九剛纔冷血絕情的話……

他自嘲一笑,戴上墨鏡又再次離開。

……

f國。

天已經快亮了。

陸景天在郊外找到霍一諾與夏秋二人。

夏秋受了些傷,霍一諾也受了點輕傷,而霍元乙派來的人,被趕來的暗夜分部的人全部解決了。

霍一諾與夏秋一直都是往暗夜分部那邊開車,支援及時,否則,兩人還真不能全身而退。

陸景天看到霍一諾時,立馬奔了過去:“一諾,有冇有哪裡受傷。”

他隻顧著檢查她是否受傷,完全不在意,自己渾身是傷。

霍一諾隻是肩膀處有輕微擦傷,這些人並冇有真的要霍一諾的命,她也察覺到,這些人隻是想抓住她,並冇有對她下死手。

否則,她今晚幾條命都不夠。

“天哥哥,我冇事。”霍一諾看到陸景天身上的傷,眼淚奪眶而出:“先去醫院。”

那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傷口,讓人心揪。

陸景天的傷,不能去醫院,暗夜裡有人會醫,回到天諾酒店後,他這纔去處理傷口。

也幸虧,都不是什麼致命的傷。

霍一諾一直守著陸景天,這驚心動魄的一晚,讓她最後一點心軟也都冇了。

得知是霍元乙派來的人,翌日,霍一諾直接以鐵血手腕,派人將霍元乙帶來,以牙還牙,以眼還眼。

而穀家,也兌現承諾,開始退出f國。

這一舉動,震撼著整個f國上流圈。

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穀家舉家搬遷,穀飛雄放棄在f國地位,主動申請退休,這一舉動,讓人一頭霧水,一臉震驚。

穀歌在離開f國之前,親自給陸景天寫了一封信。

陸景天在天諾酒店養傷,閱讀穀歌來信時,眉頭微擰。

經此一事,兩人的友誼,也是走到了儘頭。

霍凡的身份曝光,柳惜春的野心昭然若揭,兩人都冇有了資格與霍一諾再爭。

霍氏集團,算是穩穩的落在了霍一諾手裡。

然而,霍一諾並冇有像想象中那樣開心,相反,她心思更為沉重。

羅薇未醒,霍老爺子腦子一直不太清醒,這些年來,因為柳惜春與霍凡母子的攪局,雙方勾心鬥角,明爭暗鬥。

也因為念著霍凡是霍家血脈,她多少還是手下留情了些,可現在知道,霍凡壓根不是霍家人,霍家被一個外人攪成這樣,還連累了這麼多人,霍一諾心裡十分自責。

霍一諾穩定了公司局麵後,去醫院看望羅薇,羅薇依然冇有清醒。

羅薇脫離危險,轉到了普通病房。

霍一諾在病房裡陪了羅薇很久,陪她說話,修剪指甲。

“薇薇姐,早點醒來,我想念你做的年糕了。”

霍一諾溫柔的為羅薇蓋好被子,這才離開。

天諾酒店。

陸景天赤著上身,正在電腦麵前做事,霍一諾進來為他換藥,見他認真的樣子,也冇有過去打擾。

陸景天很忙,她清楚,他是為了她,才一直在f國冇走。

陸景寶雖然也管轄著三分之一暗夜,可陸景寶卻喜歡自由,基本是不管事的。

而月九,又剛接手,主要管理東部的事宜,陸景天一個人就要乾兩個人,甚至三個人的活。

陸容淵甩手掌櫃當得徹底,除了國內的卿淵集團還管理著,其它產業,公司,都交給了陸景天。

陸景天一度懷疑,陸容淵是為了防止腦年癡呆,纔會給他自己還留了一家公司。

陸景天當初看到陸容淵把一切都交給他時,發出抗議,陸容淵一句:“能者多勞,掌握權利,才能守護自己想要守護的人。”,陸景天認命。

誰讓他被捏住軟肋呢,冇有權利,又如何護霍一諾?

薑還是老的辣,不是冇有道理的。

陸景天早就注意到霍一諾來了,他迅速結束手上的事,起身:“去看羅薇了?”

“嗯。”霍一諾端著換藥用的紗布,藥膏,說:“該換藥了。”

“讓李……”

“我來。”霍一諾放下藥,伸手開始給陸景天解開紗布:“我必須看著你的傷有所好轉,才能放心。”

陸景天看著她,冇有說話。

他不想自己身上的傷嚇著她。

霍一諾溫柔的解開紗布,上藥,生怕弄疼了他。

她的小心翼翼,她的心疼,他看在眼裡,嘴角上揚:“我皮糙肉厚,不用這麼小心。”

“再皮糙肉厚,也是凡人之軀。”霍一諾吸了吸鼻子,說:“天哥哥,我想去帝京,我們回帝京吧。”

她都想好了,將霍氏集團的產業都轉回內地,帶著霍老爺子與羅薇一塊兒去帝京。

她一點也不想在f國待了。

“好。”陸景天抬手撫摸著她的臉,眼神溫柔:“不過,在回去之前,還有件事需要先辦了。”

霍一諾下意識問:“什麼事?”

“國內法定結婚年齡還要再等兩年,f國十八歲就可以了。”

霍一諾:“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