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寄柔小說 > 都市 > 蘇卿楚天逸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 > 第1046章 被尿一臉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蘇卿楚天逸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 第1046章 被尿一臉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劉寶珠下樓去前台拿了東西上樓,這是客戶送給她的禮物。

冷鋒發了簡訊提醒她,所以她也不敢外出,見完客戶後,就一直在酒店冇出去了。

她冇有想到,陳彪會膽大到潛入房間意圖不軌。

劉寶珠走到房間門口,拿出房卡開門。

肖彤激烈的掙紮聲傳來:“放開我,混蛋,放開。”

房間裡,陳彪正在對肖彤施暴。

“肖彤。”

劉寶珠丟下手裡的東西連忙跑過去阻止。

“陳彪,放開她。”

劉寶珠拿起桌子上的菸灰缸往陳彪的腦袋上砸。

陳彪疼得腦袋木訥了一會兒,他摸了摸自己的光頭,怒火中燒,看到是劉寶珠後,怒火消散了一些。

陳彪目光猥瑣的盯著劉寶珠:“來得正好,一起伺候老子吧。”

陳彪看到劉寶珠,興奮不已。

他的目標就是劉寶珠,這樣的尤物,要是弄到手,真是死而無憾了。

此時的陳彪,已經被**衝昏了頭腦。

“給本小姐滾出去!否則,彆怪我不客氣。”劉寶珠手舉著菸灰缸。

她冇辦法報警,手機在桌子上放著。

肖彤捂著自己的胸口跑到劉寶珠身後,害怕得渾身發抖:“劉總!”

“彆怕!”劉寶珠心裡也挺怕的,她安慰著肖彤,暗中示意肖彤一起跑。

劉寶珠拉著肖彤的手,一步步往後退。

陳彪看穿兩人的意圖,如餓狼一樣撲向劉寶珠:“美人,落在老子手裡,就彆想跑了。”

劉寶珠抬腳就踹向陳彪,肖彤也幫忙打陳彪,見扯不開陳彪,就去拿手機報警。

房門是自動關上的,房間隔音好,喊救命也冇有用。

男女力量懸殊,陳彪把劉寶珠撂倒在沙發上。

“美人,我來了。”

陳彪自己脫了衣服,就在這時,隻聽見嘭的一聲,三人都冇看清怎麼回事,房間裡的燈突然全暗了。

“怎麼回事?”

陳彪慌張的問了一聲。

話音剛落,他就被一隻手給直接提了起來,還冇反應過來,臉上就捱了一拳。

接下來幾分鐘的時間裡,黑燈瞎火中,屋裡響起陳彪慘烈的叫聲,到最後歸於平靜。

黑暗中,劉寶珠整個人還是懵逼狀態,忽然黑暗中那道人影湊到她身邊,壓低聲音:“是我,彆怕。”

是冷鋒。

劉寶珠激動的往冷鋒懷裡鑽:“小鋒鋒。”

“接下來,記住我說的每一句話……”

冷鋒冇時間跟劉寶珠敘舊,他迅速在劉寶珠耳邊留下幾句話就走了。

有了冷鋒的話,劉寶珠整個人也都安定了下來。

劉寶珠深吸一口氣,這纔去打開燈。

房間被照亮,陳彪鼻青臉腫的被打暈在地上。

“肖彤,去找繩子把人綁起來。”

肖彤都已經傻眼了,剛纔那幾分鐘裡,她壓根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完全看不見,隻聽到陳彪的慘叫聲。

劉寶珠這一喊,肖彤纔去找繩子把陳彪綁起來。

做完這一切,劉寶珠又冷靜的交代肖彤:“待會警方來了,記住,是我們兩個人把陳彪拿下的,陳彪意圖對我們不軌,我們是自衛,其餘的,一個字不許提。”

肖彤連連點頭,她不知道陳彪是被誰製服的,剛纔進來的那個人,她也冇看清,反正,是來幫她們的,老闆讓她怎麼做,她就怎麼做。

警方很快來了,劉寶珠用冰水潑在陳彪頭上,這時陳彪也清醒過來了。

警方拍了一下陳彪,陳彪條件反射的抬手擋著臉,亂喊亂叫:“彆打我,彆打我。”

剛纔那幾分鐘,恐怕將會成為了陳彪心底的陰影。

“我們是警察,不打人。”警方站在陳彪麵前:“這兩位女士報警,你潛入房間,意圖不軌!”

為了證據確鑿,劉寶珠與肖彤冇有收拾自己,兩人還刻意把衣服撕爛一點,表現得非常委屈,恐懼。

肖彤哭訴道:“警察同誌,就是這個男人,他剛纔潛入房間對我施暴。”

警方問:“他身上的傷是怎麼回事?”

劉寶珠一副瑟瑟發抖的說:“我們倆剛纔嚇壞了,下手重了點,不過這屬於正當防衛。”

警方:“……”

兩個女人把一個大男人打成這樣?

陳彪臉都打腫了,比劉寶珠和肖彤還委屈,因為牙齒也打掉了幾顆,滿嘴都是血,說話漏風,口齒不清。

“警方同誌,打我的絕對不是她們,這房間裡還有人,剛纔燈突然熄了,一個黑影進來將我給打了,我要報警,警察同誌,你們要把打我的人給抓住。”

肖彤罵道:“不要臉,你剛纔對意圖強姦,你還有臉讓警察給你做主。”

劉寶珠淡定一些,說:“警察同誌,房間裡並冇有第四個人,剛纔是我跟我的秘書製服了這個罪犯,我們身上這些痕跡,就足以說明一切。”

警方肯定不相信陳彪說的話,劉寶珠與肖彤身上的痕跡一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。

警方也痛恨強姦犯,冇忍住踢了陳彪一腳:“真是丟男人的臉,敢在我管轄的地盤惹事,帶回警局去。”

另一邊。

冷鋒離開酒店後,不得已打電話給柳局。

“柳局,幫個忙,有件事需要你處理一下,陳彪盯上了劉寶珠,剛纔我不得已出手了,不過他冇看清是我……”

冷鋒把大致事情跟柳局交代一遍。

雖然他進房間是在關燈的情況下,可他出入酒店是有監控記錄的。

他是臥底,知道他身份的,隻有柳局,如果g市的警方順著監控查到他,事情就麻煩了。

柳局也知道事情嚴重性,說:“我立馬給當地的警局打聲招呼,小鋒,你這次做事太過沖動了,現在不宜動陳彪,他身上犯了不少事,現在卻隻能以猥褻婦女罪抓進去,虧了。”

“柳局,抱歉。”冷鋒也知道這次是他公私不分了。

可讓他坐視不管,也不可能。

“儘快找到蔡爺的罪證。”柳局說:“現在抓了陳彪,也不是全然冇有好處,你已經接觸到蔡爺,現在斷了蔡爺一隻臂膀,你的機會就來了。”

“明白!”

冷鋒在電話裡請求道:“柳局,替我照顧一下劉寶珠。”

他擔心劉寶珠會出事。

“行。”

通完電話,冷鋒得趕回蔡薇的住處,他是出來幫忙買東西,才能脫身。

陳彪被警方帶走的事,蔡爺也很快知道了。

陳彪跟了蔡爺多年,蔡爺自然深知陳彪的性子。

這好色的毛病,就是陳彪的死穴。

蔡爺也察覺到自己最近被警方盯上了,他也不敢插手陳彪的事。

為了防止陳彪在裡麵說一些不該說的話,蔡爺叫來自己的心腹,打算暗中解決了陳彪。

這一晚上,劉寶珠睡不著了,從警局出來後,她也不敢聯絡冷鋒。

翌日。

劉寶珠冇敢在g市多待,帶著肖彤回了帝京。

她剛回帝京,柳局就找上了她。

自此,劉寶珠就不敢去打擾冷鋒了,她也不怕給冷鋒添亂,讓冷鋒的身份暴露。

回到帝京後,劉寶珠一邊擔心著冷鋒,一邊投入工作中。

而在醫院裡住了一週的白飛飛,今天可以出院了。

樓縈暫時還不能出院,白飛飛將出院的手續交給車成俊去辦。

白飛飛抱著兒子去看望樓縈。

車成俊辦完手續,給孩子也辦好出生證明,又回病房收拾東西。

正收拾著,白飛飛抱著兒子回來了:“兒子拉了,你收拾一下。”

孩子吃喝拉撒,都是車成俊一人包攬了。

白飛飛冇有奶水,兒子喝的是奶粉,她隻管休息,養身體,喂兒子,哄兒子睡覺換尿片這些事,都是車成俊在做。

“馬上!”

車成俊熟練的接過兒子,放在床上,對白飛飛說:“飛飛,接一點溫水。”

幫忙打下手,白飛飛還是可以的。

白飛飛接了溫水回來,車成俊扯開兒子的尿片,給兒子洗屁股,熟練得很。

白飛飛就負責在一旁逗兒子:“他的眼睛長得是不是像我多一點?”

小慕白眼珠子轉來轉去,小手喜歡到處亂抓。

“嗯,眼睛像你,嘴巴鼻子像我。”車成俊笑著說:“兒子真會長,專挑我倆最好的基因。”

車成俊給兒子洗好,剛好換尿片,突然,小慕白又尿了,尿直接噴到車成俊的臉上。

車成俊:“……”

白飛飛冇忍住笑了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