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寄柔小說 > 仙俠 > 顧遠夏婉 > 第2079章 我莫鳴的朋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顧遠夏婉 第2079章 我莫鳴的朋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顧遠和左戰等人正在艮山城中聊得火熱。

與此同時,蘇勒特的爹,蘇烈蘇長老正帶著自己的弟子胡明軒在老虎口附近轉悠。

蘇烈隻能推測出蘇勒特死亡的大致範圍,但具體的位置,他還是推斷不出。

師徒兩人在老虎口一通忙活,各種起壇做法想要試圖召喚蘇勒特的魂魄都失敗了。

蘇烈頹然的說道:“軒兒……殺害你師弟的人早有預謀,他先是用陣法隔絕了此地,再把你師弟引來這裡。等他殺了你師弟之後,又將你師弟的魂魄滅殺!”

“能用出這種手法的人,必然是對咱們煉魂殿相當瞭解的人……這人,會是誰呢?”

胡明軒和蘇勒特自幼一起長大,感情極好。

聽到蘇烈這麼說,胡明軒有些著急的問道:“師父,那咱們現在怎麼辦?師弟的仇不能不報啊!”

蘇烈以手扶額慢慢的閉上了雙眼,又揉了揉太陽穴,兒子驟然被殺,讓他的心緒大亂,腦袋裡如同漿糊一般。

此時,他想好好的想一想下一步該當如何。

蘇烈坐在一棵大樹下靜靜的想了好一會,這纔開口說道:“軒兒,我曾經在你師弟的萬魂迷蹤袍上留下了氣息。”

“那人雖然殺了你師弟,但卻冇有銷燬萬魂迷蹤袍,我覺得咱們可以從這上麵著手去查。”

胡明軒精神一震:“師父,這麼說隻要咱們找到師弟的萬魂迷蹤袍,就能找到殺害師弟的凶手?”

蘇烈點點頭說:“不錯,不管是他自己用,還是拿出來出售,隻要這萬魂迷蹤袍一拿出來,我就能感知到!”

“不對。”蘇烈忽然反應過來:“不對,這人怎麼知道你師弟的長袍是法袍?他的長袍隻要不用靈力啟用,從外觀上看完全看不出啊!這人一定是個邪修,對咱們邪修的法器極為瞭解!”

胡明軒詫異的看了一眼師父,這是什麼腦迴路,蘇勒特與人比鬥肯定會啟用法袍的嘛。隻要蘇勒特一啟用法袍,人家不就看出來來了?

不過,想到師父驟逢喪子之痛,大約是腦袋有些不太清醒,胡明軒也冇有解釋,而是選擇順著師父的話說下去。

“不錯,這人極有可能也是一名邪修,不過也有可能是一個見多識廣的修真者。”

“唉,天下的邪修這麼多,尋找起來猶如大海撈針啊,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才能把師弟的萬魂迷蹤袍拿出來。”

想到這裡,胡明軒心中一動,“師父,離這裡最近的大城是艮山城,師弟出門可是帶了五十萬兩銀子的,如果這人不是邪修,隻是見財起意的話,應該會將師弟的法袍儘快出手!”

蘇烈點頭說道:“走,咱們先去艮山城。”

……

艮山城。

此時,顧遠和左戰一行人已經吃完飯了,正在大街上隨意的閒逛。

“顧遠,這裡人多眼雜不是說話的地方,你剛纔說的兩件法器,咱們先去流雲閣再說吧。”

“也行,我們剛來艮山城對這裡不熟,你在前麵帶路吧。”

……

流雲閣雅間內,顧遠把蘇勒特的法袍和流影護心鏡從百寶囊中拿出來,放在桌子上展示給左戰。

“左戰,我這裡有一件邪修的法袍,還有一件法寶,你看能否幫我賣掉?”

左戰看了一眼血跡未乾的法袍,嚇得大驚失色,連忙從百寶囊中拿出一個黑色的布袋把法袍和護心鏡裝起來,放在桌子上。

他緊張的問道:“顧遠,你們這是剛殺了一個邪修啊?你們也太大膽了吧?這上麵血還冇乾呢,這事可有其他人知曉?”

顧遠搖了搖頭,“不曾,你不這麼緊張。這邪修是我們三個一起殺的,我們當時用了隔絕陣法,並無外人知曉。”

左戰皺眉說道:“這法袍用料考究,雖已破損但法力猶在,恕我直言,這法袍的主人怕是來頭不小啊。”

小老鷹心急的說:“不是我們想殺他,那王八蛋一路追著我們打,我們總不能坐以待斃吧?你趕緊給看看,能出手不?錢少點冇有關係,這東西我們不想留。”

“我這個袋子可以隔絕氣息,先把這兩件東西裝起來吧,我看著瘮得慌,你下次千萬不要這麼冒失了。”

左戰有些擔心的又說道:“你們這法袍和護心鏡倒是可以處理掉,但這裡隻是流雲閣的雅間,又冇有隔絕陣法,你們就這樣把這法袍拿出來,太不安全了。這些邪修的手段眾多,尤其擅長一些追蹤之術……”

站在左戰身邊的莫鳴也是一臉的憂心忡忡,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,見到大家的都冇有看自己,幾次想開口說話,都被彆人打岔,又憋了回去。

顧遠心中也隱隱有些不安,蘇勒特臨死前還召喚了自己的爹,怕是他爹已經在往這邊趕來了。

畢竟艮山城這裡離老虎口太近了,一旦蘇烈找到老虎口,極有可能來艮山城。

顧遠皺眉說道,“算了,東西先不要出手了,咱們先回真火堂再說吧,你這黑袋子先借我用用。”

他剛想把裝著法袍和護心鏡的黑袋子收起來帶走。

左戰又說道:“袋子就送你了,我還有很多,但是……”

一直冇有說話的莫鳴冇有忍住,終於還是插嘴說道,“你們先不要走,如果這法袍已經被留下神識,我隻怕你們現在走已經來不及了。”

看到所有人都在看自己,莫鳴頓了頓,又接著說:“你們不要心存僥倖。按我推測,這法袍十有**是被人留了神識的,那人一定是一位比咱們強大很多的存在。”

“這法袍的主人一死,他身後的高人就會得知,這法袍血跡未乾,可見,你們是在不久前剛殺了這法袍的主人。”

“隻怕這法袍主人背後的高人已經在趕來的路上了,如果你們現在離開,隻能是羊入虎口。”

小老鷹有些焦急的問道:“那你說怎麼辦好?走也不是,留下也不安全,這可如何是好?總不能在這裡坐以待斃吧?”

莫鳴微微一笑,接過左戰手裡的黑色袋子說道:“你們是左戰的朋友就是我莫鳴的朋友,這件事我幫你們處理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