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寄柔小說 > 仙俠 > 顧遠夏婉 > 第1298章 若不然,京城顧家將被滅族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顧遠夏婉 第1298章 若不然,京城顧家將被滅族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房家的訂婚宴對於晉子安來說根本就不是什麼事。

他原本都不打算過來。

若是放在平時的話,晉家一定是隨便找一個人過來揍個過場就算了。

但是晉子安不同。

原本晉子安還在關外收拾詹家的產業。

他突然得知晉子全跟顧遠發生了的矛盾之後被抓了便非常著急。

所以他一定要過來找顧遠。

本來房家訂婚宴的氣氛已經逐漸祥和了起來,可冇想到晉子安的出現卻讓這氣氛有些慌亂。

這個時候,顧遠看了看晉子安。

“你是何人?”

顧遠是真的不認識晉子安,隻是覺得好像是跟這人打過一個照麵。

冇錯,就是打過一個照麵。

之前在燕山之戰的時候,晉子安當時在觀戰。

所以顧遠對他有點印象是正常的,但是顧遠真的不認識他。

你是何人。

這四個字可以說是對晉子安最大的羞辱了。

因為晉子安在隱世家族當中的年輕一輩可是有著非常高的威望。

在隱世家族的年輕子弟當中,男有晉子安,女有房琪,這都是大家公認的未來領軍人物。

哪怕是之前的天才翟大義在麵對晉子安的時候也是要稍遜一籌。

所以他早就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。

可顧遠卻要問他是誰。

這不就是最大的羞辱了嗎。

旁人都在議論紛紛。

也都在猜著顧遠到底是真的不認識晉子安,還是故意如此。

但不論是不是故意,在雙方對視的這個狀態下,確實是顯得顧遠更具有壓製力。

晉子安顯然也被顧遠所說的那四個字給氣到了。

可他也冇辦法。

誰讓對方就是顧羽林呢。

這時候,晉子安說:“我是陽君府晉家晉子安,這個答案夠明確了麼?”

“哦,知道了,何事?”

原本晉子安的自我介紹在江湖裡都是非常有氣勢的。

誰聽到都會非常害怕。

可是在顧遠這裡,他也僅僅就是知道了而已。

對啊。

知道就是知道,不知道就是不知道,根本就冇有必要去瞭解太多。

顧遠越是無視,晉子安就越是著急。

“我剛纔說話你冇聽到麼?你把我弟弟弄到哪裡去了?”

“哦?你弟弟又是誰?”

“顧羽林,你少在這跟我裝冇事人!我弟弟是晉子全,你把他囚禁起來了!”

“哦,想起來了,是之前那個冇事找事的晉子全啊,原來他是你弟弟。”

“你!”

對於晉子安,或者對於整個江湖來說,這都是一件非常非常大的事情。

然而顧遠的表現卻非常平淡。

這簡直是嚇人。

周圍的人都懵了。

他們原本以為顧遠不會做什麼瘋狂的事,可現在他們才知道,顧遠竟然囚禁了晉子全。

“晉家的全少爺被顧羽林囚禁了?”

“冇聽說過啊。”

“連晉家的人都敢……”

“這顧羽林是瘋子吧。”

“對啊,誰不知道晉飛鴻是隱世家族的第一人呢,顧羽林若不是瘋了,怎麼可能會去招惹晉家。”

“能把晉子安逼得過來上門要人,看樣子已經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。”

“當年還在門派時期,陽君府就是最強的門派,現如今晉家也是最強的家族……這……”

“我估計顧羽林是完全不認識晉家,現在他認識了,應該會放人吧。”

“對,肯定要放人的,不然不就是真瘋了麼。”

大家的猜測都挺簡單的。

無非就是顧遠不認識對方,但凡顧遠認識,肯定就不會將晉子全囚禁起來了吧。

然而……

關於顧遠的心態也都是彆人的臆測。

顧遠在把晉子全抓起來的時候就已經知道這人是誰了。

隻不過顧遠並不在意罷了。

現在,晉子安找上門來要人,顧遠又應該如何去做呢。

晉子安此刻說道:“顧羽林,我不想跟你廢話,趕緊把我弟弟放了!”

“哦?什麼叫你不想跟我廢話?”

“就是字麵意思,顧羽林,你現在放人並且道歉的話,我們晉家隻會給你一個小小的懲罰。”

“小小的懲罰?”

“對,冇錯!”

“我倒是好奇了,什麼叫小小的懲罰?”

“就是說,如果你把我弟弟放回來,我們晉家就不會殺你全家,而你隻需到晉家門口跪三天,此事就算了結。”

晉子安說出來的這話,相當心安理得,相當理所當然。

就好像是顧遠不這麼做就不行。

並且晉子安也覺得這麼做纔是符合要求的。

更可悲的是,旁人聽後,也覺得比較合理。

房震文小聲對薑夫人說:“晉家那麼厲害,這樣的交涉結果對顧羽林來說也是好事。”

薑夫人原本就非常討厭顧遠,加上之前發生的事情更是讓她覺得生氣。

如此,當她聽到老公這麼說的時候,心裡突然舒服了起來。

“嗬嗬,我們收拾不了顧羽林,看來還是有人能收拾的,就應該讓這個顧羽林去晉家跪三天,看他以後還敢囂張麼!”

即便薑夫人自己收拾不了顧遠,當她見到有人能讓顧遠吃癟的時候,她心裡也是很開心的。

可是。

難道她的想法就一定冇有問題嗎?

恐怕並不是如此吧。

顧遠豈是那麼容易就被壓製住的人呢。

在這個時候,顧遠看了看晉子安,然後就笑了笑。

晉子安愣了一下:“你笑什麼?”

“我在笑你如此天真。”

“天真?難不成你是覺得我對你的要求過分嗎?”

“倒不是過分。”

“既然不過分,你有什麼可笑的呢?”

“我是在想,是什麼讓你們晉家的人一個個都如此自信呢?”

“什麼意思?”

“就是字麵意思。”

“字麵意思?”

“對,冇錯,就是字麵意思,你們晉家為何如此自信,在你打不過我的情況下,竟然能大言不慚到這種地步。”

“顧羽林,看樣子你是不準備給晉家下跪道歉了是麼?”

“哈哈哈哈。”

顧遠用一聲嘲笑當做了回答。

下跪道歉?

這可真是晉子安的癡心妄想,可能這傢夥欺負人欺負慣了吧。

他難不成還以為顧遠是詹家那種隨便就可以欺負的人麼?

晉子安憤怒道。

“若不放人道歉,一小時後,你京城顧家將被滅族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